第八百三十六节 小第火


  大长老赞叹道:“莫云海果然藏龙卧虎。天環年轻弟子数十万,达到仙儿那般境界的,也不过只有一人而已。没想到莫云海竟然有三人之多,便是老夫,也不由眼红啊。”

  左莫嘿然道:“何必眼红呢,若★是大长老来我们莫云海,别的不shuō,位置任您挑,而且大长老的神纹之学,必然能够发扬广大。”

  左莫的语气调侃,然而神色依然冷漠威严,给人极其不协调的诡异感。

  大长老摇头失笑:“左先■生真是幽默。今天之后,莫云海由盛转衰,未来之路,可没有天環那般光明。若是各位能加入我天環,我愿意让出大长老之位。”

  左莫轻叹:“大长老这等宗师级的人物,我一向佩服,没想到今天却要刀兵相向,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之无常。在下在想,若是天環没了大长老,没了黎仙儿,会是什么样呢?”

  双方的谈笑晏晏,似乎充满了对命运的感慨,然而话锋如刀,皆是用语言,给对方施以压力。

  大长老长笑一声:“左先生shuō得没错,今日一战,事关你我双方命运。若我战死,天環必然势微,而若左先生身亡,莫云海亦是不攻自破。左先生太过于自信了,亲自涉险,实在不该!老夫今天就没想活着回去,左先生莫要心存侥幸。”

  左莫满脸桀骜哂然道:“狠话谁都能shuō,想要小爷小命的,没一千也有八百。老匹夫有能耐,来啊!小爷候着呐!”

  双方的气势不断攀升。

  到此时,大家都知道,言语根本无法干扰到对手,双方的意志坚决无比,这注定是一场只有一方站着的战斗。

  韦胜的目光锐利如剑,弑神血剑在手,斑驳的血迹浮现在剑身,空气似乎都充满血腥味。

  他体内的战意熊熊燃烧,面前的大长老,是超过他的强者。今天这一战,若他能活下来,必然能够在剑道上,更进一步!

  这段时间,不断挣扎在弑神血剑的杀意血海之中,他隐隐摸到了突破的边缘。

  恍然间,他明白,眼前这一战,是他突破的机缘。

  体内的血液似乎随着弑神血剑凶兽般的呼吸而跳动,韦胜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,他忽然开口:“师弟,且让我先试试!”

  左莫有些讶然,然而当他看到大师兄清澈的目光,顿时明白过来。

  大师兄想用这一战,来印证自己的剑道!

  不知为何,左莫心中充满了无言的感动,大师兄永远忠于自己的本心,永远坚持自己在剑道上的坚持,永远不知畏惧,不畏艰险。

  “师兄小心!”左▲莫没有废话,虽然知道这很危险,但是他看到师兄坚定的眼jīng,他便明白师兄的坚持。

  这是一个出身剑仆的男人,对于剑的虔诚!

  没有狂热的膜拜,有的只是默默无言的坚持。不沉迷于力量,不▲追求一味的强大,自始至终如一坚持着于剑道的追求。

  极于剑,极于心!

  这便是他的理想吧,这便是他的追求啊。

  看着笔直如剑的大师兄,忽然左莫想到无空山大师兄给他的那枚玉简。

  里面坚决如铁的话语,不就是韦胜师兄的信念么?

  左莫心中深深的敬佩,在这个杀伐当道凡事只讲利益的的时代,像师兄这样始终追求着自己理想坚持自己信念的人,已经稀少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韦胜缓缓扬起手中的血剑。

  大长老摇头:“小娃娃,你不是老夫的对手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韦胜沉声道:“但是,不试试,有些东西,我永远不知道。”

  大长老默然片刻,方道:“还好☆你不是昆仑弟子。”

  韦胜没有问大长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他体内神力鼓荡,运到极致,目光肃然,扬起的弑神血剑,朝大长老一刺!

  没有任何花式,没有任何变化,就仿佛刚刚开妈学剑的弟子一般,☆nǐbúshìkūnlúndìzǐ。”

  wéishèngméiyǒuwèndàzhǎnglǎozhèjùhuàshìshímeyìsī,tātǐnèishénlìgǔdàng,yùndàojízhì,mùguāngsùrán,yángqǐdeshìshénxuèjiàn,cháodàzhǎnglǎoyīcì!

  méiyǒurènhéhuāshì,méiyǒurènhébiànhuà,jiùfǎngfógānggāngkāimāxuéjiàndedìzǐyībān,简简单单,最基础的一刺!

  然而这个最基础最简单的一刺,却充满无以伦比的美感,shuō不出的协调。

  好似整个天地的光芒,全都被这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吸引过来。

  韦胜手中的弑神血剑,发出形似愉悦的嗡鸣。

  这种奇特的嗡鸣,仿佛传导到地底深处,众人身下的营地,也嗡嗡轻颤起来。

  地面上正在激战的众人无不震撼无比地看着天空中的韦胜,眼神骇然无比。不光是地面,空气也以同样的频率,在嗡嗡轻颤。

  整个空间,都在轻颤。

  这种轻颤,奇怪无比,能够轻易地传导渗透进人的体内。实力稍弱者,只觉头晕目眩,而那些实力强悍者,亦是一脸惊恐。

  一道并不耀眼的血红剑芒,以看上去并不快的速度,向大长老击去。

  大长老目光暴涨,忍不住赞道:“好剑!洗尽铅华!直指剑之大道!”

  他之前对韦胜的实力,有着充分的预估,然而没想到,这个看上去有些朴实的男子,却给他带来极大的震动。这一剑,虽然远没有之前韦胜那一剑炫目,然而境界却要更高一筹。

  面对如此一剑,他亦不敢托大,深吸一口气,世界的细微变化,通过神纹末端传入他心中,一种世界皆在掌握▲的洞悉感油然而生。

  “开天!”

  神纹中,传出一声低喝。

  左莫忽然有所感应,他抬头望向头顶天空,瞳孔不禁一缩,只见此时天空泛起一圈圈波纹。很快,波纹变得更加剧烈破碎,天空好▲似沸腾一般。

  这是……

  左莫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只见沸腾的天空,忽然变得幽黑无比,深邃广袤的星空,出现在头顶。

  斗转星移!

  这种只存在于传shuō中的强大○实力,竟然活生生发生眼前,下面正在交战的双方,无不骇然失色,下意识地停止战斗。

  正在此时,几点针尖大的光点,突然出现。

  这些光点来得极快,眨眼间便到眼前。

  轰!

 □ 天空上,无数明亮的火焰,如同雨点般,出现在众人头顶。

  “虚天离火!”左莫的识海里,蒲妖失声惊呼,但他jiē下来一句却让左莫差点愣住:“快,把小火丢上去!”

  把小火丢上去……

  左莫差点被蒲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搞糊涂,但好在他反应极快,一听蒲妖这语气,就知道肯定是好事。虚天离火他知道,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火焰,传言它只存在于虚空极深之处。飘浮在虚空,安静地燃烧,一烧便是上●万年。

  难道……

  此时,顾不得多想,啪,小火便出现在左莫手上。

  诸小之中,小火和小黑都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家伙。小黑还好,身怀探宝绝技,用得多。小火呢,到现在为止,唯一的作☆用便是充当小莫哥心情不好时的泄愤喷火球。最近沿途危险,左莫怕小火出事,便把它丢在戒指里。

  小火索性在戒指里面呼呼大睡,体形愈发圆滚了。

  当小火出现在左莫手上的时候,睡得正香。

  左莫一看,啪啪啪,在手上一阵爆捏。小火身体不断变化形状,它茫然地睁开眼,看到是左莫,一脸心安状,便要把眼jīng重新闭上。

  俨然一副,任君施为的模样,反正这样它一样可以睡着。

  左莫见状,大喝一声:“乖儿子,醒醒,上!”

  shuō罢,手上骤然发力,小火便如同怒矢般,朝天空中的虚天离火飞去!

  呼啸的气流,把小火滚圆软弹的身体吹得如同波浪般起伏。

  烦死了!你要捏就捏嘛……睡得正香好不容易费尽心力驱散睡魔已经很给你面子了……ò……ò……这是……啊!啊啊!……这、这是什么情况?

  小火睁开眼jīng,顿时傻眼了。

  怎么……怎么睡一觉……世界就变得好、好可怕……

  它胆子本就小,眼前的景象,吓得它差点转身落荒而逃。

  然而,它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,第一朵虚天离火,便到了它面前。

  噗!

  虚天离火没入小火滚圆的身体,小火滚圆的身体一僵。

  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,从它体内涌上来,暖洋洋的热流,传遍它全身。这种无以伦比的满足感,就像人世间最美味的美食一般,让它瞬间便沉迷其中。

  从无尽虚空深处召唤而来的虚天离火,仿佛闻到腥味的鲨鱼,纷纷朝小火扑来。

  噗噗噗!

  虚天离火如同雨点般,没入小火圆滚滚的身体,小火仿佛被不断地击中,身体如同筛子般不断地剧烈抖动。

◎  它陶醉的表情僵在脸上,ò,僵在身体上。

  每一朵虚天离火没入小火的身体,小火的体形便要大一分。

  大长老召唤而来的虚天离火何止上千朵,转眼间,小火的身体,便陡然膨胀了数十倍,就如同●◇吹胀的气球一般。它的颜色更加鲜艳,红彤彤,煞是可爱。

  每一朵虚天离火,就是一股热流,散入它全身。

  一朵jiē一朵,让小火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  好美味的感觉……

  幸福◇为什么总来得这么突然……可是,好撑啊……

  刚刚觉得一睁开眼jīng世界变得好可怕的小火,措手不及被天下掉下的虚天离火彻底砸晕。

  要是现在,可以带着这撑撑的幸福感睡着,那就完美了……

  还有些发懵的小火自顾自地如此想着,完全无视了下方无数正仰着脸看得目瞪口呆的家伙。q!~!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: 2017 fenghuicaifu.com, All Right Reserved.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版权所有鲁ICP备15006649号-1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鲁ICP备1500664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