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三十四节 天環冲四杀


  韦胜忽然有所感应。

  几乎在同时,军营的外围,响起一片战斗声。渊牢战部这几天的守卫极其森严,bú仅周围布下重重禁zhì,所有人都枕戈待旦,随时准备战斗,各种巡逻更是频繁。

  施佩脸色沉静,依然无动于衷的表情。

  任何一支战部,一旦有所准备,对方想突入进来,都绝bú是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渊牢战部这样的钢铁战部。

  韦胜收回目光,瞥了一眼施佩。

  施佩虽然一副石头人的模样,但是对于韦胜还是颇为客气:“韦师bú用担心,底下的儿郎,没有那么容易被突破。”

  韦胜见对方客气,也点头道:“需要我出手的时候支会一声,bú要客气。”

  一般而言,确是如此,只要对方来的人bú多。

  施佩脸上挤出一丝笑容:“好!”

  两人都bú是擅言谈的人,说完便冷场,韦胜重新闭目入定,弑神血剑飘浮在他面前,血气森然。

  施佩的注意lì,重新放在外围的动静上。

  然而,很快,前方告急。

  施佩有些意外,渊牢战部在最恶劣的煞渊囚牢里镇守,堪称真正的钢铁战部,每个人都漠视生死,实lì强横。这只铁军,是钟德一手打造出来,每名战士都能够毫bú犹豫用身体为钟德抵挡攻击!

  全军上下都知道,天環的目标是钟德大人。

  整支战部的士气根本bú需要任何动员,所有人的斗志都在燃烧。

  他们本土作战,有充足的时间布置,可谓占尽地利。原本按照施佩的估计,完全能够阻挡对方的攻击。

  没想到,前线依然无法阻挡对方的突击,可见前线面临的压lì之大。

  施佩惊讶之余,也立即意识到,对方出动的高手,只怕比他们预估的要更多!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峻……米巫身形极快,两位环主紧跟其后,护住他的侧翼,三个就像锋矢向营地内部突进。米巫只觉有一团火在胸中燃烧,他手上的攻击极其爆烈,体内的神纹源源bú断地提供着澎湃的神lì,他仿佛有着使bú完的lì量。

  四周全是敌人,他却没有丝毫畏惧。

  身形如电,手中光芒好似锋利的刀锋,在空中一闪而逝。bú得bú说,战斗是最好的老师,上次和左莫他们之间的战斗bú过一照面,却依然令米巫受益良多,变得逐渐的老辣起来。

  铛!

  对方神装光芒一闪,挡住他的攻击,然而米巫早就料到,渊牢战部装备着莫云海专门为他们打造的神装。莫云海神装的水平bú在天環之下,防御lì十分出色。

  连环攻击接踵而至。

  一道悄有无声息的光芒,出现在对方的脖子后面。

  在神装的光罩破灭的瞬间,那道悄无声息的光芒,贴着对方的脖子划过。

  一道血线浮现在对方的脖子上,对方僵在原地。

  米巫却借着上chōng之势,猛然撞在此人身上,砰,头颅和身体瞬间分离,喷泉的血柱在空中化作一蓬血雾,无头尸体像沙包般,呼啸砸向他左方chōng过来的敌人。

  借着这一阻之势,米巫脚下神纹骤然亮起,七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同时出现,同时出现的还有十四道锋利如刀的光芒。

  然而,他预计的干掉七人,却没有完成。

  只有一人当场横死,另外两人还是在身旁两位环主的帮助下干掉。

  渊牢战部,果然名bú虚传!

  米巫心中暗中凛然,他的实lì超出这些士兵bú知多少倍,但是闯进阵内,却依然感觉到极大的阻lì。

  这种强烈的阻lì和压迫感,像空气一样看bú见,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。那些士兵毫bú畏死,仿佛漠视生命般,漫天的鲜血,根本无法当他们动容分毫。一zhāngzhāng布满伤痕的脸庞,一脸漠然朝他扑来,哪怕连死的时候也是一脸漠然,米巫背脊一阵发寒。

  他bú是没有见过精锐,米家当代的实权人物米南麾下的战部,亦是天下名军,一等一的精锐,他进出过多次,但却从来没有给他过如此感受。

  米巫的攻击lì并没有全开,他的任务是吸引对方的注意lì,控zhì神lì消耗,作好持久作战的准备。

  眼角余光瞥见一支七人的小队,chōng了过来,他连忙一折,朝另一个方向chōng击。chōng杀了一阵子,米巫已经摸到一些经验,一旦对方人数超过五个,战斗lì就会大幅度暴涨,他们三人依然能够战胜,但很容易被缠住。

  三人的速度极快,滑溜异常,哪怕有周围bú断有人迟滞他们的速度,但依然没有缠住他们。

  营地布置的禁zhì,对天環出身的米巫来说,实在粗陋得很。他们毫bú费lì地身开各种陷阱、禁zhì,bú断地游走,bú给对方合围的机会。

  但是战斗节奏之快,十分惊人。

  短短的一百息,三人已经斩杀了超过四十人,乱中出手,对于头脑冷静,反应又快的米巫来说,再合适bú过。

  然而如此高节奏的chōng杀,哪怕米巫已经注意留lì,依然消耗惊人。

  他身边的两位环主消耗更大。

  三人的chōng杀,却作用显著,他们就像一把薄而妖异的刀,在对方的骨肉间游走bú定,寻找找机会。

  对方的阵形,无法避免地出现一丝波动……桑东比冷静的米巫要骁勇得多。

  他孤身一人,一步一个脚印,所过之处,断肢残体,血流成河。

  他的神纹,在天環中相当另类。如果左莫在这,一定会惊讶地发现,桑东的神纹和莫云海的镌纹之术有些类似,澎湃的神lì,让他的神lì笼罩着一层浓郁的血影。

  他就像一头野兽,蛮bú讲理地chōng撞。

  双目一片血红,嘴里发出一声难言的嘶吼,整个人带着一道恍如实质的血影,迎着正面的敌人,如同狂暴的犀牛,一头扎进对方阵中。

  砰砰砰!

  几道身影仿佛沙包般横飞出去,身上的光芒黯淡,bú死即伤。

  地上的鲜血,bú断地没入他身上的血影之中,转眼间,血影变得更加浓郁。

  桑东蓦地发出震天怒吼,他的声势竟然比之前更强几分!

  桑东,他的【噬血神纹】,是最适合战场的神纹,它能够源源bú断地汲取鲜血,转化为神lì。在战场上,他就是真正的杀戮机器,野蛮无比的打法,bú知疲倦,只要有鲜血的地方,他就能够继续战斗下去。

  而且和其他几名首席bú同,桑东是bú折bú扣的战斗狂人,平时在门派几乎看bú到他的身影,他最喜欢便是战场。

  天環这些年没有大战,但是边境的小战,都有他活跃的身影。

  如果说黎仙儿是天環天赋最为出色,理论实lì最强的弟子,那么桑东绝对是四名首席中,杀伤lì最恐怖的家伙。

  桑东强大无比的chōng击lì,给渊牢战部带来极大的压lì。

  他就像一头bú知疲倦的蛮牛,一遍遍bú断地chōng击着敌阵。

  哪怕是岩石般的渊牢战部,此时也开始出现一丝裂缝……左莫看到下面混乱无比的场面,松一口气。

  如果再来晚片刻,那就真危险了。

  渊牢战部在这种情况下,还没有崩溃,确实是一支纪律极其森严的铁军。天環的这些高手,换一只战部,早就崩溃了。

  当高手的数量足够多时,除非战部也有高手压阵,否则的话,吃亏的是战部。高手超强的个人实lì,能够让他们在敌阵中来回chōng杀,他们掌握着战斗主动性,战部只能被动应战。如果对方的人数很少,那战部强大的人数优势,只要bú惜损耗,就能够耗死对方。但如果来的高手众多,而战部又缺乏高手,那战部就危险了。

  眼下的情况便是如此。

  天環的高手几乎倾巢而出,渊牢战部这样的精锐,都被压zhì几乎连战阵都难以结成。

  左莫看得暗自心惊,☆以后得给小娘别寒他们配些高手在身边,要bú然遇到这种情况,还那真的危险了。

  战部的优势在正面大规模的chōng杀,像这样小范围战斗,远bú如身法灵活、攻击强悍的神lì高手。

  疲于奔☆☆以后得给小娘别寒他们配些高手在身边,要bú然遇到这种情况,还那真的危险了。

  战部的优势在正面大规模的chōng杀,像这样小范yǐhòudégěixiǎoniángbiéhántāmenpèixiēgāoshǒuzàishēnbiān,yàobúrányùdàozhèzhǒngqíngkuàng,háinàzhēndewēixiǎnle。

  zhànbùdeyōushìzàizhèngmiàndàguīmódechōngshā,xiàngzhèyàngxiǎofànwéizhàndòu,yuǎnbúrúshēnfǎlínghuó、gōngjīqiánghàndeshénlìgāoshǒu。

  píyúbēn命的渊牢战部战部,出现了一个破绽。

  左莫的目光蓦地一缩!

  他看到一名老者。

  在如此混乱bú堪的战场,此人就像闲庭信步一般,从容前进。他的速度并bú快,然而周围却没有人能够☆阻拦他半步。

  一只七人的小队,毫bú犹豫朝老者扑去,战阵的光芒耀眼无比。

  老者根本bú见任何动作,七人小队便在战阵中的光芒轰然化作七个火球。

  他悠然前进,丝毫bú看脚下,◆一脚踩到一个禁zhì之中。

  就在众人以为禁zhì发动时,脚下禁zhì符纹骤然明亮起来,紧接着,明亮的光芒,如同剧烈般,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蔓延。

  所过之处,无论是明是暗的禁zhì,符纹无一漏网,全都是明亮无比!

  整个营地的地面,浮现无数符纹。

  所有禁zhì,全部触发!q!~!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: 2017 fenghuicaifu.com, All Right Reserved.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版权所有鲁ICP备15006649号-1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鲁ICP备15006649号-1